新闻中心
篮球头条
www.17sucai.com
电话:021-11111111
传真:021-51172580
地址:中国上海浦东新区浦电路438号双鸽大厦9F

公司新闻

揭虚拟货币借贷业务背后的江湖混战
来源:18luck-18新利在线-18luck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0-04-19 21:06:02
  

  币圈服务商贝宝金融存贷业务模式被曝光后,北京商报记者4月19日进一步调查发现,当前,在币圈与贝宝金融类似的借贷服务模式并不鲜见,除了操作模式略有创新外,在参与平台方面,币圈交易所、资产管理机构等亦对该业务表现出十足热情,例如OKEx便在近期新推出C2C撮合借贷,多位分析人士指出,这一业务仍属于虚拟货币衍生品,在国内属于非法业务。值得关注的是,这一借贷衍生业务背后,究竟是怎样的江湖混战?参与用户又应注意哪些风险?

  “贝宝金融2019年在贷余额曾一度超过3.3亿美元,截至2019年12月末业务仍在快速增长,同比增长3780%……”近日,虚拟货币借贷业务成为业内热议话题,就该业务操作模式、参与机构、市场风险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业务模式上来看,目前虚拟货币借贷业务大致分为两种:第一种类似于传统质押贷款,主要流程为,借币者向贷款平台发起贷款申请,平台按照质押币价的50%至60%进行“放款”。因为价格波动较大,平台一般会设置风险值用于控制借款风险,一旦风险值上升至设定数值,平台将对质押币进行清算。

  第二类则为C2C撮合借贷模式,这也是虚拟货币借贷市场当前最新最常见的玩法。与网贷业务类似,借贷平台主要作为中间方,两端分别为借贷方和出借方。出借方可在平台发布借款广告及利率,借贷方选定后,将相应虚拟货币质押品转入钱包;确认质押金额后出借方在完成出借行为。其中,平台提供虚拟货币的理财、借贷服务,盈利模式主要是收取手续费、服务费。

  “这一类借贷模式尽管有业务和技术创新点,但整体业务不受法律保护。”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务模式来看,虚拟货币借贷业务最大的风险仍取决于整个虚拟货币市场的价值波动,无论是对出借人还是借款人,波动越大风险越高。另从政策角度来看,该业务属于虚拟货币衍生品,当前,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法律法规条文尚未落地、法律还未成形的角度来看,虚拟货币衍生品相关的业务,存在较高的法律风险。”

  一位熟悉币圈行业的资深律师同样指出,虚拟货币在我国法律并未被认可,从法律角度来说,虚拟货币理财、借贷业务完全在监管之外,大多是为满足持币者炒币需求,本身无合法性可言。

  另从参与方来看,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币圈借贷平台早已有之,但从目前来看,除了模式略有创新外,在参与平台中,币圈交易所、资产管理机构,在布局借贷业务方面表现更为积极。如目前业内较为熟知的,推出虚拟货币借贷业务的交易所包括OKEx、币安、Marble等,此外还有部分钱包或资产管理机构如币信钱包、人人比特以及比特大陆系的Matrixport等。

  以OKEx近期上线的创新型押借贷产品为例,该产品主要提供C2C抵押借贷服务,目前支持质押币种为BTC,支持借贷币种为USDT,借贷方可按照7天、15天、30天、60天进行自由设定,借款利率由借贷方自定义,日利率的区间处在0.01%-0.1%之间。针对C2C抵押借贷服务,北京商报记者就业务模式相关风险向OKEx方面进行采访,对方回复称,“这块和其他交易业务一样,不对中国用户开放。”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虚拟货币借贷模式,已在币圈发展“演化”了约2、3年时间,早在2018年,互金行业开启大洗牌时,便有不少互金创业者及传统证券市场玩家进军虚拟货币借贷领域。

  一位从互金行业离职、转战“虚拟货币”借贷市场的机构负责人Jason(化名)指出,虚拟货币借贷是一个小众市场,混战至今,从此前上千家入场,到目前为止,圈内知名的玩家仅剩十余家。

  在他看来,“这个市场需求主要在于大户,也是熟人市场,基本上是矿工矿场主、炒币大户、项目方等参与,散户很少有这类需求,因此很多平台基本都‘死’掉了。别看单家机构有上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但参与用户其实少得可怜。”

  Jason系2017年底进入该市场,如今,他在原有虚拟货币借贷平台基础上又新设交易平台,已进阶为交易所借贷模式。他直言,“借贷模式单独做很难,‘长’在交易所上面会更好开展,包括杠杠、合约、理财、借贷等衍生品,都可以作为交易所中一个自动化的产品,不需要人工,都是系统运作。如果要单独做的话,除非有够大的市场规模,不然很难活下去。”

  刘峰同样认为,虚拟货币业务从目前来看很难做起来,当虚拟货币价格波动大时,无论是质押人和出借平台都会承受利益损失,主要体现在市场急剧下跌时,贷款人资产会出现迅速贬值,无力补仓的情况下,借贷平台会清算贷款人所有抵押资产,但如果大量贷款同时违约,服务商也将跟着大量抛售,便将进一步加剧市场低迷。在他看来,虚拟货币借贷市场目前还处于江湖混战情况,做起来的不多,因此需要在市场稳定之后,才能进一步观察。

  虚拟货币借贷并非新鲜事物,为何近期再次遇热?有观点认为,主要是币圈长期熊市下所致。2020年是币圈“减半”(指某币种挖矿的产量减为从前的一半,不过,因为少数币种所减产量不一定为50%,因此又有人称之为“减产”)大年。但尽管近期已有多个币种发生减半,市场反应却很冷淡,因此,币圈熊市下借贷需求再起,多方平台重新瞄准市场。

  不过,无论是借贷方还是出借方,都面临资产损失风险,正如一币圈从业人士指出,“当前因为币价波动很大,一旦币价下跌,借贷者如果做不到及时补仓或者补仓金不够的话,本金一把就凉凉。”同时,也有人士称,当前缺乏监管的情况下,中心化借贷平台信用风险凸显,一旦有借贷机构“卷款跑路”,出借人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况。

  除业务风险外,法律风险亦不可忽视。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就曾明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虚拟货币发行融资活动;此外,2019年末至今,国内多地监管频频“亮剑”,对虚拟资产相关活动进行加码排查。多位分析人士指出,从国内监管情况来看,虚拟货币交易为非法业务,而基于这一非法业务再衍生出的新模式同样值得警惕。

  一监管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仍在持续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其中,针对在境外架设服务器,但对境内居民提供虚拟代币交易的行为,也仍在进一步加强整治,主要通过支付结算方面发现问题、切断端口、从严打击。整体原则是,任何虚拟代币交易行为均不允许;配合支持虚拟代币交易的任何附属行为也均属违法,不管怎么变形,均要被严打。

  除了在国内清理相关机构和业务提供方外,一资深人士则指出,投资者同样应增强风险防范意识,一方面,对该类虚拟货币衍生品业务应谨慎涉足,另一方面,如果发现各种形式的虚拟货币业务活动,也可向监管部门或公安机关举报,以保障自身权益。